搜索
当前位置: 7303刘伯温开奖6374 > 迭代 >

裁员、迭代、变现今日头条的教育狂想

gecimao 发表于 2019-05-31 17:54 | 查看: | 回复:

  gogokid的裁员还未终止,K12网校大力课堂已经上线年以来,今日头条切入教育领域,从在线,一旦发现前路不通,立即转变策略。

  除了内部孵化gogokid、大力课堂等教育产品,从2018年起,今日头条开始推进教育领域的投资。一起作业、晓羊教育、学霸君的2B业务、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……

  正如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所说,在业务创新上,谷歌不设边界,他希望今日头条也可以这样。

  如今,这一坐拥巨大流量、估值已达75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已迈入“巨头”行列,在各个领域开疆拓土,进行着商业变现的尝试。

  在教育领域,今日头条的触角持续延伸,4月份那场裁员与合并导致的困顿,对这艘正在高速前行的“航母”来说,可能只算是一个波浪。

  2018年4月,今日头条称未来将使用“字节跳动”作为品牌名称。图:视觉中国

  5月的一个下午,张青(化名)办完离职手续,从gogokid位于十里堡新时代广场的办公楼里走出时,深深地呼了一口气。

  她刚刚结束了一段糟糕的职业经历。去年下半年,一直从事少儿英语教育的张青被“挖”到gogokid,待了半年多时间,因“团队管理混乱,内耗过大”,最终她选择离开。

  今年4月,有用户在脉脉爆料称,gogokid正大规模裁员,裁员比例在70%-80%。此外,字节跳动旗下另一个教育类产品aiKID,也已停止运营。

  对此,4月23日,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回应称,基于绩效对gogokid团队进行了去肥增瘦,是业务发展的一部分。目的是稳健整体组织架构,从而对内提升经营效率。

  这半年,张青目睹了gogokid的销售团队从800多人裁到200人左右,直到5月下旬,这场浩大的裁员仍没有停止。

  周小海曾是国内某在线英语一对一机构的员工,此前被猎头“挖”到了gogokid。

  2018年下半年,刚被挖过去时,走在gogokid办公楼里,周小海感觉很多人都是自己眼熟的前同事。和周小海有同样感受的还有不少人,他们此前曾分别就职于国内几家知名在线英语一对一机构。

  显然, gogokid从直接对标的竞品那里挖了不少人。薪水上涨的诱惑自不必说——记者了解到,部分员工跳到gogokid后薪水涨幅达40%。

  让张青记忆深刻的几件事情之一包括,短短几个月时间内,从辉煌时代到双桥世通国际大厦到常营未来时再到十里堡,他们被迫跟着公司搬了3次家。

  他们清楚地记得,最近一次更换办公地点,是今年五一之后,公司位于常营的办公地址合同到期,常营200多名员工搬到了位于十里堡的销售部门的办公地点。当时,销售大量被裁,那里有许多空余工位,办公地点两处合为一处可以节省些成本。然而,“即使常营的200多名员工都搬过去,那些空工位也从未被填满。”

  天眼查显示,gogokid所属公司深圳市脸萌互娱有限公司被字节跳动间接控股,法定代表人为张利东。而gogokid多名员工透露,目前该产品是王冲在负责,王冲的老搭档严霁玥担任gogokid的教研负责人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王冲是北京梦码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曾为头条系知识付费产品好好学习app所属公司(北京臻鼎科技有限公司)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。有媒体报道,王冲做产品出身,曾为今日头条CEO陈林的手下干将。

  就在张青离开的几天前,此前不轻易露面的王冲,罕见地亲自上阵,召开了产品面市一年以来第一次全员会议。会上,受“去肥增瘦”波及较大的销售部门员工曾问王冲,“数据资源质量越来越差该怎么办?面对客户资源锐减您将如何作为?”

  对于王冲当时的回答,张青已记不清了。她只记得,王冲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应对方案。“说的都是鸡汤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gogokid的客户数据来源主要包括两块,一是来自头条、抖音的内部资源,二是和数据公司合作得到的外部资源。

  张青也会使用抖音。此前,她经常能在抖音刷到章子怡代言的gogokid广告,而现在很少看到了。此前更有媒体报道,有离职员工称,今日头条与抖音的客户数据已停止向gogokid导流,后者依托外包的用户数据维持电销业务。

  据了解,资源质量直接影响了gogokid的客户数量,也影响着销售人员业绩的达成。4月的一天,张青和一个销售部门同事在楼下聊天。对方告诉她,自己所在小组的十几个销售人员一个月仅出了5单,而他们目前的状况是,每组每月的出单量能达到15单就可以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。

  事实也证明如此。在裁员消息爆出后一个月左右,5月9日,今日头条秘密孵化的K12网校 “大力课堂”上线了。

  天眼查显示,“大力课堂”所属公司为北京万友映力科技有限公司,法定代表人为李飞。同时,李飞也是头条系产品“懂车帝”所属公司执行董事、aiKID所属公司的监事。

  从价格上来看,今日头条去年8月推出了aiKID,课程为外教录播课+AI互动,有媒体报道,每节课价格平均在10元左右。而gogokid采用北美线元。

  大力课堂正在预售的课程中,小学数学思维9.9元/三节体验课;初中语文99元/暑期系统班。

  多鲸资本创始合伙人姚玉飞表示,目前,对于高客单价产品,今日头条已经试错过了,也验证了产品销售难度较大,接下来将尝试低客单价产品的售卖。

  互联网行业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原则:小步快跑、快速迭代。可以说,今日头条把这一原则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有人总结出张一鸣一套独特的产品扩张逻辑:找已被行业验证可行的赛道进行内部孵化,迅速将产品推向市场进行验证,若有可能成为爆款则倾尽资源重押,没有则快速迭代转向其他产品。也正因如此,今日头条被戏称为“App工厂”。

  张一鸣曾不止一次强调:三思而后行,但三思的迭代速度要快,“毕竟这个社会给你的时间窗口其实是有限的。”

  据悉,今日头条此前曾以2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一家互联网教育平台“清北网校”(原华罗庚网校),用以快速搭建网校业务。随后,今日头条上线产品名称为“大力课堂”。但记者搜索发现,目前,在App store和安卓系统应用市场,已经没有“大力课堂”,只有“清北网校”。

  对此,客服人员告知记者,5月23日起,清北网校和大力课堂正式进行战略合并升级,“大力课堂”名称不再使用,今后产品(包括网站、App等)对外统一使用品牌均为“清北网校”。

  虽然“大力课堂”品牌已不再使用,但熟悉张一鸣和今日头条的人一下就能明白,“大力课堂”这个名字从何而来。

  “大力出奇迹。”张一鸣曾在2016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,最早听到这句话是在学打台球的时候,“就是说用蛮力把球打进去”,慢慢地,成为张一鸣的一种方法论,被运用到个人和公司的成长过程中。

  “大力出奇迹,是一种方法论也是一种人生观……”“马卡龙是食物领域大力出奇迹的典型——超级甜而让人觉得美味。好吧,再来一块……”“下午到傍晚持续喝了三升左右姜汤,感冒退去了。#大力出奇迹#”……

  张一鸣信奉“大力”,不仅在生活中把这句话运用自如,还多次在与企业相关的公开讲话中引用并加以阐释推广。

  今年3月14日,张一鸣在字节跳动7周年庆上的内部演讲曝光。在短短半小时左右的讲话中,“大力出奇迹”几个字一共出现了5次。

  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是今日头条早期投资人,他的评价也印证了张一鸣这一做事风格:“对很稀有的大东西必须拿下,全力以赴、投入所有的精力和资源,大力出奇迹。”

 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张一鸣曾经为了挖一个心仪的人,连续几个星期都在对方公司楼下蹲守。

  一家公司的各个方面往往都会烙印着创始人的风格。如果看好一个产品,今日头条会不惜重金投入成本、倾斜资源、招揽人才,抖音就是个例子。

  2017年8月,抖音产品负责人王晓蔚透露,将为抖音进军海外市场投入上亿美金;2018年2月,作为营销手段之一,抖音更是一口气签下10位一线明星做代言,包括吴亦凡、周冬雨、杨洋、关晓彤等,网友评价“壕气冲天”。

  此番入局教育,套路如出一辙。据《中国企业家》报道,有权威消息人士爆料,今日头条已在gogokid上投入4亿元。

  gogokid甫一上线,地铁里就看到章子怡代言的平面广告铺天盖地;还独家赞助了芒果TV大型亲子节目《爸爸去哪儿6》;随后成为真人秀栏目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的行业指定品牌。

  据张青了解,gogokid每一个级别的课程都没有完整上线%,就会面向市场和用户。“对消费者来说,这样就很难保证课程的完整性和衔接性。”

  由于课程不完整,直到今年3月,“限制每个客户每周最多约三次课”,已经成了gogokid内部公开的秘密。

  实际上,一边研发、一边招揽客户,是不少教育机构的一个通病。但比这更难以让人接受的,是gogokid的“不专业”。

  gogokid一名一线业务人员透露,在产品研发初期,要提供给客户的学习资料并不完整,落后于课程的上线进度。而负责产研、教研的同事竟直接把产品资料推给非英文专业的销售人员来制作,甚至出现单词拼写错误。

  一名互联网连续创业者评论道:教育这个赛道需要时间打磨,并不是粗暴的流量生意。

  流量不是万能的。在这一点上,多位行业从业者均持有相似的观点:用流量来获客,只是最浅层次的环节,而决定一款教育产品的生命周期因素的远远不止这些,产品体验、教学服务本身更重要,也更需要时间打磨。

  gogokid刚刚上线的时候,俞敏洪就持质疑态度:“今日头条研发出来真正特别高级的、让用户觉得教学质量和教学品质高的产品还有待时日。”

  然而事实是,教育行业的稳定现金流一直是各大巨头眼中的肥肉,流量是今日头条最稀缺的资源和最大的优势。

  在教育行业,获客成本高昂几乎是每一家机构都绕不过的难题。互联网线上红利逐渐消失,线上广告投放费用一路攀高,多位教育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,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占全部成本的30%左右,有些甚至高达40%。

  今日头条副总编辑徐一龙曾表示,2017年今日头条教育类文章阅读总量超过107亿。今日头条营销中心总经理陈都烨也曾透露,从2016 年到2017 年,今日头条教育类商业合作客户量增加了263%,广告消耗量增加了260%。

  如果今日头条能将沉淀在平台上的流量导入自营的教育产品,那么将有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今日头条将业务版图扩展到教育、金融等诸多领域,以尝试流量变现。图:视觉中国

  在2017年12月的一场教育峰会上,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大谈自己对人工智能和教育的理解。

  彼时,与俞敏洪面对面的,正是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。这场“eduTECH 2017教育行业未来峰会”,是今日头条主办的。

  正值今日头条的“高光时刻”,当时这家估值近300亿美元、坐拥巨大流量、但与教育几乎毫无关联的科技公司,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教育峰会——这释放出的信号足够引起人们的猜测和联想。

  一直以来,今日头条的盈利方式是精准需求广告。网上流传着这样一组数据:今日头条2014年的广告营收是3个亿,2015年达到15亿,2016年业内普遍认为今日头条广告营收至少为60亿,张一鸣在2017年设定的目标是150亿。

  2017年10月,一档视频类访谈节目上线,张一鸣作为嘉宾,被问及新经济的创业机会。张一鸣坦率地回答:教育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
  创办6年后,处于商业变现关键时期的今日头条将商业触角延伸至教育领域,还上线了金融业务,试图以多种手段来实现流量变现。

  今日头条6周年庆时,张一鸣曾谈过公司估值的问题。“哪怕同样的业务、同样的收入、同样的增速,如果一个公司结构更好,如果一个公司的企业文化更好,如果一个公司能够不断推出新产品,那么一般来说这个市场会给它更好的估值,会给它更多的信心。”

  2019年春节前,字节跳动员工照惯例收到了年终奖以外的红包,但金额相比上一年大幅缩水。当天,张一鸣发了一封内部邮件,指出2019年,外部环境更加困难、复杂、动荡,“我们面临的挑战非常大。”

  公开信息显示,2014年6月,今日头条估值5亿美元;2018年10月,今日头条估值750亿美元。照此发展速度,千亿估值已在眼前,同时,关于今日头条将要上市的猜测也从未间断。

  而获取这样的信心,头条需要规模,需要新的项目,需要与未来有关的故事,来换取更多的时间。教育,恰好就是今日头条认为能够讲故事,讲好故事的一个重要领域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olivierlutaud.net/diedai/477.html
随机为您推荐歌词
推荐文章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站点统计 | 网站地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@ 2012-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  Powered by Dedecms 5.7
渝ICP备10013703号  

回顶部